博客网 >

华南虎事件扫描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华南虎事件扫描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陕西省镇坪县城关镇文彩村村民周正龙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陕西林业厅宣传中心主任关克

 

国家林业局:华南虎照片真假由公安鉴定(图)

网友指证周正龙摄“华南虎”原型是年画(图)

陕西林业厅官员开博客替华南虎照相者辩护

“拍虎英雄”周正龙背后的利益拼图

如果虎照证伪 我们无法原谅什么?

事件起因

一切都源于40天前的那场新闻发布会。

  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像展示宝贝一样”将一组华南虎照片对外发布。同时宣称,这组照片不仅有力地证明野生华南虎在中国境内没有灭绝,更说明当地极可能存有一个野生华南虎的繁殖小种群。

  然而,当很多人开始为这一发现欢欣鼓舞之际,网络上的质疑气团已经悄悄生成。

  当天15时46分,网友“人力车夫”率先在摄影专业论坛“色影无忌”上转载该信息以及华南虎照片。质疑的声音在5个多小时后开始出现。21时25分,“林中啄木”跟帖认为,“照片像是PS的”。感性怀疑随后转向了专业求证,网友们分别从光线、透视关系、颜色等专业角度对照片进行了分析。第二天22时05分,自称“靠PS吃饭”的网友“洪都刀客”发帖称:大家可以根据(照片中)树叶的大小,推算出老虎的大小,如果照片是真的话,老虎估计只有老鼠那么大。

  随后,天涯社区、凯迪网络等一大批网络论坛开始跟进,无论是“摆拍说”还是“假照片合成说”,矛头几乎都指向一点:华南虎照片系伪造。网上的声音迅速转到现实中,中科院专家、陕西省官员、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师、照片原作者纷纷投入争论……

专家揭露《华南虎调查报告》 华南虎如何披上“权威”外衣

昨日,随着越来越多的老虎年画现身,以学术名义登场36天的华南虎,却因闹剧般的高潮一再叠起,至今难以谢幕。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6日,陕西林业厅作出了“镇坪有华南虎”的学术结论,随着周正龙照片的出笼,一个严肃的学术问题,随着照片真假风波迅速娱乐成了丑闻?谁给华南虎披上了权威的学术外衣?为此,本报记者在西安和镇坪进行了全面的调查。揭开了华南虎争论的第一幕———陕西华南虎调查学术报告真相。

《华南虎调查报告》得出华南虎存在的主要证据有:脚印、目击记录、虎啸。但三者却一一被证实不足为凭,所谓目击者甚至坦言“没有亲眼见过老虎”;

去年6月至今年2月,陕西组织的三次野外科考及其发现连科考队员都承认“证据确实不足”;

今年7月,作为科考成果《华南虎调查报告》的论证会,则被指存在“6大疑点”;

10月对“周老虎”的鉴定会不但过程不严谨,其结果也仅仅是“照片本身不是合成的”。

华南虎到底存在于野外,还是专家的“论证”?一切还很不好说。

站不住脚的3大证据《华南虎调查报告》中的证据,如目击、足迹、吼声先后被证实不可信

镇坪县林业局覃大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论证镇坪有野生华南虎,主要是专家经过2次大型专家调查。这些证据主要包括:19次目击证人,历史上有过7次华南虎(主要都是1980年之前的);9次华南虎伤人伤畜事件;足迹和吼声;调查过程中收集到的毛发、粪便等。

对于19次目击证人,关克提供的《华南虎调查报告》证据中有如下内容:2006年6月15日,曾家镇芋(渔)坪村二组村民宋科明与王根华在石碎河采药。看见一只华南虎在对面坡上,体长3~4米,目击时间约1分钟,它正在跟踪两个采药的妇女。宋科明大喊,华南虎发出低吼声离去。调查组于6月26日重新勘察现场发现,有可辨认足迹十多个,测量其中4个,足迹长14~15厘米,宽13~16厘米,深2.2~3.5厘米,步幅90厘米。

缘起:华南虎从哪里来?

1992年,设立“动管站”

1992年,在《野生动物保护法》正式实施3年后,陕西省镇坪县林业局设立“野生动植物管理站”(简称“动管站”),当时动管站只有李平一名工作人员。在去林业局工作之前,李平是一名老师,对野生动物并不特别了解。

“烂草黄”的传闻

在动管站工作期间,因常年和猎人打交道,李平从各种渠道听说了很多有关“烂草黄”。坊间传说中的“烂草黄”个子比豹子还要大,身体上有黄白相间的条纹。“烂草黄”到底是什么动物,当时,李平和许多老猎人一样,都不清楚。

专家建议“摸摸底”

1998年,李平被授予陕西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先进工作者,他和县林业局领导去西安领奖。当年陕西正在进行野生动物资源普查,李平把有关“烂草黄”的传闻告诉了陕西省动管站领导卢西荣等人。有专家根据李平的转述,初步认定“烂草黄”就是非常珍贵的华南虎,并建议李平“摸摸底”。

回到镇坪后,李平把专家的话告诉了县上的许多猎人,并请大家在山上打猎转悠的时候注意点,一旦发现线索要及时上报。虽然坊间关于烂草黄的传闻不少,但随后的几年,李平并没有得到更多的重要线索及直接证据。

2003年,广而告之

2003年,镇坪县成立了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不少村干部及老猎人加入协会并兼任护林员。协会成立当天,李平在给护林员讲课时,再次重申:烂草黄就是华南虎,非常珍贵,一旦发现要及时上报。

3大证据皆不可信?

证据一:“脚印”

可信度:很像…

2004年五.一大假期间,李平接到了镇坪县曾家镇彭国海的电话。彭在电话里说,他在山上发现了“一串”很大的脚印。李平让彭国海先用塑料薄膜把脚印盖好。大假结束后,他赶往现场测量发现,这串留在泥地里的脚印直径在17-21公分之间,初步判断应该是大型猫科动物的足迹。李平拍了照,而且还让彭国海用水泥倒在脚印里,做成了“足迹模型”。

2004年年末,时任镇坪县林业局局长的黄新义去西安开会时,把“足迹模型”及脚印照片拿给卢西荣等人辨认。几名动物专家研究后,认为脚印很像是华南虎留下的。“镇坪可能有华南虎”的消息很快引起了陕西省林业厅官员的高度重视。春节过后的2005年,陕西林业厅计划展开专题调查。

2005年年底,卢西荣等4名专家第一次赶赴镇坪摸底。他们在镇坪呆了20多天,先后走访了很多群众,了解了不少信息,并初步认定有必要在镇坪展开华南虎专项调查。

证据二:“老虎的真身”

可信度:“没有亲眼看见过”

11月12日,本报记者辗转赶往渔坪村2组,在报告里被指 “目击老虎约为1分钟的”王根华非常肯定的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其实根本没有看见老虎,只是看见过大型动物的足迹。

“说实实在在的话,确实没有亲眼看见过老虎。”王根华称,去年阴历4月份(准确的时间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他曾在上山看见过碗口大小的动物足迹。脚印直径17公分左右,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后来有专家来现场看,他这才知道脚印是这么的重要。“我们是估计这个动物可能追了两个妇女,因为当时有两个妇女在前面走,只能是猜测。”“为什么在公开报道中你们成了目击者?”面对提问,王根华称他自己也不知道。

同一天,《报告》中的另一名目击者,62岁的朱秀芬告诉本报记者,今年5月18日早晨,她从山沟里跳水回来,在距离家门口20多米的小桥处,她看见一头“半条牛”大小的动物蹦跳着往山下跑。当时距离它约50米(根据朱秀凤介绍,记者现场目测的结果)处,见到前面有人,这头大家伙突然转身往山坡上跑了。“它身有黑的和白的横杠杠,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朱秀凤说。大概在第二天,镇坪县及曾家镇林业部门的官员以及当地电视台记者找到朱秀凤询问,有人在动物出现的地方找到了大型脚印,有分叉,象牛脚印。本报记者是第二个亲自找朱秀凤核实的人。根据时间推算,专家组当时已经撤离镇坪,但朱秀凤的“目击”被认为是镇坪有虎的佐证。

证据三:虎啸

可信度:“根本不是虎啸”?

专家组撤离后,有人称在县政府广场听见了虎啸,镇坪县林业局领导安排动管站站长李平及工作人员李骞去调查。李平在详细询问后,认为“根本不是虎啸”,因此拒绝写“有人听见虎啸”的报告。但工作人员李骞则很快写了一份报告,这份被告最先提交到李平手里时,李平发了火,而且当场批评李骞要“实事求是”。然而,这份有关“虎啸”的报告据称随后被提交到了省林业厅。

10月5日,在县林业局局长覃大鹏办公室,本报记者见到了当地林业部门推荐的“听见华南虎叫声”的罗学平。罗学平是镇坪县发展计划局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9月份前后,他在家门口听见奇怪的动物吼叫。“当时我一个人在家,听上去感觉就在我们楼底下叫”他说。第二次是10月22日晚上,他在县政府广场上听见了类似的动物吼叫,“感觉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当时广场上有人就说是华南虎”。但罗学平承认,他从来没有见过华南虎,也没有听见过华南虎吼叫,因此很难确定叫声是华南虎啸。

三次调查 质疑多于发现

2006年6月 第一次调查 发现:?

在陕西省林业厅制定的“华南虎专项调查计划”文件中,调查经费是22万元,参与调查的成员主要来自陕西省动管站、陕西省动物研究所、陕西林业勘察设计院、陕西师大,安康市及镇坪县动管站则负责协助。调查队队长由陕西动管站副站长卢西荣担任,成员有于晓平(陕西师大教授)、张广平(陕西动物研究所)、刘文化、钟凌等人。

2006年5~6月,镇坪县林业局财务账户收到省林业厅分两次拨的专项调查经费,总计16万元。6月,卢西荣带领的调查队抵达镇坪,并正式展开调查。调查队这次来了20多人,他们被分成3个野外调查组及1个监督组,并分片区展开工作。卢西荣、李平被分在“监督组”,他们主要负责统筹、协调及应急等工作。调查队的主要工作是走访询问,上山的次数并不多。李平事后估计,调查组受访群众应超过100人。

调查期间,调查队成员被安排在当地一家宾馆内入住,两个人住一个标间,100元左右/天。调查队成员每天吃饭、抽烟、喝酒的费用平均超过500元以上,这些钱都是从调查经费中扣。除了吃喝、住宿,调查队专家每天还有120元的补助。调查队上山,请当地的向导,50元/人/天。安康市动管站及镇坪县动管站下乡每天补助则只有3元。

2007年1月 第二次调查 发现:关键证据“脚印”

2007年1月9号,调查组再次来到镇坪,这次来了10多个人,只分了3个小组。根据上一次的调查情况,调查组把重点放在了城关镇和曾家镇。当时镇坪的山上有积雪,调查组上山的次数多了。

陕西动物研究所的张广平所在的野外调查组在千家坪和牛头店分别花了一天的时间,但没有太大收获。1月11日左右,张广平一大早就带人去了文采村神州湾。晚上回来特别的高兴,因为他们在神州湾一处雪地里发现了一串脚印,而且拍了照片。因为是雪地里拍摄的图片,拍照时又没有用滤光片,照片被拷贝到笔记本电脑上时特别的亮,很难判断雪的厚度及脚印的深度。

在看照片时,张广平和于晓平发生了分歧。因为于晓平发现其中一个后足脚印竟然有5个爪子痕迹,因此认定这串脚印不是华南虎的脚印;张广平坚持认为这就是华南虎的脚印,两名专家辩驳中吵红了脸。

经过协调,于晓平决定第二天再次前往现场确认脚印。在雪地里,于晓平等人发现其中一个后足脚印内有一点泥巴,因此在照片中反映出来是5个爪子痕迹。这一串引发争吵的雪地脚印,最后成为《陕西华南虎调查报告》中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2007年2月 第三次调查 发现:目击证人、虎爪、虎齿?

2007年2月初,调查组成员刘文华、钟凌再次来到镇坪,他们只去了神州湾,花了1天时间。在前后4次(此前有媒体报道为3次调查)调查中,除走访目击证人外,调查组还收集到了虎爪、虎齿等实物。但这些实物被证实是当地村民40年前收集到的。调查组离开时,镇坪县林业局收到的16万元专项拨款全部用完。

7月6日,《陕西镇坪华南虎调查报告》通过7名专家的论证。第二天,“专家认定镇坪仍有野生华南虎生存”横幅就出现在镇坪街头。

质疑调查组:证据确实不足

成员于晓平

11月15日早晨8时30分,本报记者在多次提出采访请求后,陕西师大教授于晓平终于答应接受记者采访,但时间只有5分钟。

为什么没有DNA鉴定?

于晓平告诉记者,报告中证明华南虎的主要证据是足迹链、历史上镇坪有虎,其中雪地里的一串足迹最右说服力。因为在天气晴朗的情况下,雪一般在15天左右就会融化,雪地上能找到华南虎足迹,很显然便可以说明华南虎新近活动的情况。此前,覃大鹏告诉记者,调查组找到了野生华南虎的粪便、毛发等,但于晓平明确告诉记者,他们找到的粪便和毛发根本不是华南虎的,因此也没有进行DNA鉴定。

为什么足迹照片不清楚?

而在拍摄雪地里的足迹照片时,调查组也没有用滤光镜,于晓平解释说是“没有带”。他称,照片虽然没有用滤光片,但在电脑上如果调暗点还是可以看清楚的。“在科考中足迹链应该是佐证,单单凭借足迹能不能判定镇坪一定有华南虎?”面对提问,于晓平说,“这个你就不懂了,证明有虎有我们的道理。”而在今年7月6日论证会上,调查组是作为“被告”的,认定镇坪仍然有野生华南虎也是经过专家评审通过的。但于晓平自己也认为,报告中确实存在“证据不充分”的情款,但这不会影响结果。

采访中,面对记者尖锐的提问,于晓平非常生气,先后3次起身准备走出房间,但后来又返回了。期间,他还骂了记者一句“粗话”。

队长卢西荣

“工作如果完成国家林业局就不会再派人”

11月15日早晨,在发龙宾馆103号房间,本报记者采访了陕西华南虎调查队队长卢西荣。他表示,在正式调查实施前,国家林业局有官员已经明确强调:调查期间禁止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现在的调查才刚刚开始,可能还需要2年才能完成。

报告不严谨?

“学界认为您牵头负责调查完成的《陕西华南虎调查报告》不严谨?”面对提问,卢西荣显得非常不高兴。“你说不严谨就不严谨吧,如果上次的工作什么都完成了,国家林业局也不会再次来做调查了。我们只是初步找到了华南虎的痕迹,后面还有2年的时间呢。”

老虎就是有!

对于学界对《报告》的评论,卢西荣表示:报告只是一个文字的东西,每个人写出来可能都不一样,关键是要看事实到底是什么样子。而这个事实就是“镇坪有野生华南虎”。而在今年7月6日的鉴定会上,陕西林业厅请的专家都是国家认可的,并不是随便从街上拉一个人就可以来参与鉴定了的。“如果谁都可以说是假的,那你说陕西的7名专家都是干什么吃的?”他说。

“有虎论” 一次伟大的“学术发现”

专家质疑“华南虎调查报告”,而周正龙的照片则成为“有虎论”的重要补充证据

“老虎风波应该从7月6日开始,而不是10月12日的周老虎照。”西北大学教授陈洪(化名)对记者说。

他的话让在座的3名研究生面面相觑,集体窃笑。

陈教授笑着补充说:“理由很简单,真正引起第一场地震的,是今年7月6日,由陕西省林业厅发布的的官方结论:陕西镇坪有华南虎的存在!陕西林业厅的发现,必将是一个伟大的‘学术发现’。从现在的事态发展看,陕西林业厅没有想到自己的'发现'会引起如此大的关注。”

论证会

时间:今年7月6日上午,

地点:西安兰空宾馆会议室。

成员:

7名与会的专家分别是陕西师范大学退休教授王廷正,西北大学生命科学院退休教授刘诗峰、西北大学生命科学院副院长李保国、陕西省动物研究所退休教授许涛清、研究员吴晓明、陕西省林业厅林业勘察设计院院长党景中,动管站高级工程师曹永汉。

据林业厅一处长称,那是一次很慎重的会议,会议由林业厅野保处长王万云召集,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孙承骞、调查队成员卢西荣,于晓平(陕西师大教授)等,也参加了会议,并向与会专家汇报调查过程和结论。

论证过程:一致肯定

据陕西省林业厅介绍,为了确保学术论证的严肃性,两天前,7名与会专家们就收到了由野生华南虎调查队写出的调查报告。

论证结果:华南虎,存在

陕西华南虎调查队的调查报告,得到了专家的一致肯定,2小时后,尽管该报告没有任何实证,7名与会专家作出一致结论:陕西镇坪有一个小的野生华南虎种群的存在。专家们还提出了新的要求——希望调查队彻底搞清楚这种群的基本情况。

会后:皆大欢喜

会议现场皆大欢喜。会议结束后,7名应邀专家收到了陕西省林业厅的500元辛苦费,一项即将轰动全世界的学术成果就此通过了“权威”论证。

会议之后,该学术成果只在当地学术界小范围传播,陕西省林业厅将次报告送王国家林业局。

3个月以后,华南虎调查队向导周正龙称拍摄到71张野生华南虎照片,陕西林业厅以及参与学术论证的专家们欢欣鼓舞。因为他们的学术论证,很快就得到了应证!

陕西省林业厅立即将周正龙的照片立即被作为华南虎调查报告的重要补充证据,向国家林业局汇报。

问题来了:6大疑点直指假学术

但麻烦紧跟着“周老虎”的照片而来。

在“老虎”照片风波起时,陕西林业厅强调,陕西有华南虎是经过林业厅“华南虎调查队”一年精确调查的结果,并通过了专家组的“学术论证”。周正龙拍摄的华南虎,是该调查报告结论的最有力的证据。而此时,网络上下早已打成一片。

据西北大学生命科学院的教授陈洪介绍,当周的“老虎”照片被质疑时,林业厅的《华南虎调查报告》就引起了他的警惕。

疑点一:三次野考时间不足28天

他介绍,在这份长达20余页的《华南虎调查报告》里,调查队成员一共只进行了三次野考,分别是从2006年6月19日~30日、2007年1月9日~23日,2月4日~7日。总计野考时间不足28天。其中,许多调查组成员近一半的时间是呆在镇坪县林业局查看资料,整理当地收集的华南虎目击材料。

疑点二:目击访谈不能作为直接证据

有着10多年野考经验的陈教授说,我当时就感觉到,这个学术成果问题严重。他还注意到华南虎调查队在报告里,列举了19条当地华南虎目击者访谈记录,以及对华南虎粪便、毛发的收集情况。而陈教授介绍,根据类似的科考常识,目击访谈不能作为直接证据。

疑点三:没有对毛发等进行DNA鉴定

陈教授介绍,在不可能得到实体样本和真实的影像资料时,对被考察对象的毛发,粪便的DNA鉴定可以作为直接的证据。但在这份陕西林业厅的通过学术论证的报告里,根本没有对收集的毛发和粪便的进行DNA鉴定和分析。

疑点四:足印记录不可信

考察队提供的唯一证据是拍摄的雪地上华南虎足迹链的照片,石膏模型,以及现场测量的足印记录。但他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足迹测量时,对雪厚度,坡度的测量数据。按野考的硬性规定,这样的证据根本不能作为任何依据。另一个漏洞是,调查队在进行雪地拍摄足印时,没有使用滤光片,确保痕迹的准确和清晰。

疑点五:专家不专

13日,当陈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每每有人走过,他都异常紧张。最后,他干脆悄悄把记者带进一个小办公室,仔细地关上门……

他说,因为参加学术论证的专家中,刘诗峰和李保国都是本校的博导,多年从事金丝猴研究,从来没有研究过华南虎。全陕西都没有一个研究华南虎的专家。王廷正是研究鼠类的,许涛清是研究鱼类的,吴晓明是做藏羚羊的,党景中和曹永汉也不用说了。这7个专家中,几乎一生都没有见过野生华南虎,跟不用说研究。

陈教授告诉记者,圈内大家都知道这个报告出问题了,但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谁都不敢说什么。要知道是我说了,我就别在这里混了。

疑点六:老虎姿态不合常理

沉默良久,他告诉记者,周正龙的照片拍摄25分钟,老虎的姿态一样,这是严重不合常理的。野生动物感觉到人的存在,跑的比什么都快。我自己拍摄野生动物,用马达卷片相机都很难拍到完成一样的姿态。就是发现它们的那么一两分钟就跑掉了。

他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圈内的专业人士,华南虎风波的虚假学术性质,就已经严重损害了陕西生搞动物的学者形象。他说,他现在怕出去开会。一群人的学问做成这样,谁还相信我们?

论证专家一声叹息:我都不知道自己成了专家

根据陕西省林业厅发布的信息,记者在陕西师范大学老校区家属院16栋一间普通的宿舍里,找到了77岁的王廷正教授。

王教授:调查报告有“瑕疵”

他承认,作出“镇坪有华南虎”是7个专家的一致意见。王教授讲了几大理点击查看大理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由,如,镇坪历史上曾经是华南虎的栖息地。考察队还带回了当年的虎爪。民间有虎的反馈,一直没有断过。华南虎调查队带回了大量的目击材料,有足印的照片和模型。其余的理由,如生态环境的改善等等。

王教授坚信秦巴山区有华南虎。

王教授承认,在对足印的拍摄时,调查队没有使用滤光镜,是因为调查队把这套装备忘带了。对毛发没有做DNA鉴定的情况属实,但他没有详细解释原因。

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专家组就对华南虎调查队的报告作出学术论证,是否违背基本的科学常识?

王教授说:“华南虎调查报告有‘瑕疵’”。

刘教授:“虎毛”不是华南虎的

华南虎调查报告的论证专家之一,西北大学教授刘诗峰教授在和记者讨论时,首先从做学问的严谨性的角度解剖了自己的“过失”。他作为陕西金丝猴研究的老专家,有数十年的野外科考的经验。

他介绍,今年7月4日左右,他收到了陕西省林业厅送来的《华南虎调查报告》,才知道自己成了华南虎调查队专家组的专家。之前,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这个项目的专家组成员。当时,他看了这份20多页的《华南虎调查报告》,还对其中的一些表述方式进行了修改。至于每人500元钱,那是林业厅按照学术论证的惯例,支付给专家们的辛苦费。并没有特别的意思。

刘教授承认,从学术报告上来说,华南虎调查队的报告,是不严谨的,因为调查组没有找到任何直接的证据。唯一可能作为直接证据的毛发没有做DNA鉴定,原因是分析人员发现毛发上没有毛囊,找不到完整的细胞,就放弃了。

刘教授说,当风波出现后,陕西林业厅华南虎调查队把收集到的“华南虎”毛发和粪便送到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鉴定,直接被北京的专家给否了——那不是华南虎的。

刘教授坦诚地说:“我个人一直相信有华南虎存在,因此有了先入为主的思想。”

如此学术论证是否失去了本身的严肃性?刘教授一声叹息。他说,一些所谓的学术论证失去了价值,有着复杂的社会原因。人家要请,他们也不好不去。他笑称,有一天他参加了6个学术论证,收获是800元的辛苦费。

保护“成果”

中科院专家8月无缘调查

据华南虎调查队内部的消息,7月6日,当陕西作出镇坪有华南虎的结论时,也立即引起了我国学术权威机构中科院有关专家的高度重视。

8月,正在陕西做项目的中科院动物所专家蒋志刚和广东一华南虎研究专家立即找到陕西林业厅,要求参与这个调查。陕西省林业厅孙副厅长原本非常重视,表示是否需要专程上门请求支援。但该信息被华南虎调查队获悉后,相关负责人表示,中科院专家是摘桃子来了,表示不愿意将到手的成果出让。

随后,专程从外地赶赴来的蒋志刚和广东专家在林业厅与有关人士进行了磋商,但因种种原因,未能达成合作意向,蒋志刚一行失望而归。

据林业厅内部人士介绍,老虎风波起后,王万云和卢西荣拒绝中科院专家加盟的做法在内部引起了争议。赞同合作的人认为,中科院的设备和技术力量都远强于“地方部队”,更不要说“华南虎调查队”这样的非专业队伍。中科院专家的加盟,至少可以在调查方法和最后的结论上把关。一个处长说:“要是8月份不自私,也不至于现在如此丢丑。”

“虎照”鉴定:“照片本身不是合成的”

就在华南虎调查队和专家组作出“镇坪有老虎”的结论之后3个月后,10月3日,镇坪农民、原华南虎调查队向导周正龙称,拍摄到华南虎照片。

鉴定成员

据陕西林业厅信息中心主任关克说,周的照片于10月10日晚上送到陕西省林业厅。11日,陕西省林业厅召集内部人士对照片进行鉴定。关克称,他作为摄影专家,亲自参与了鉴定。但他不清楚参是否还有其他专家参与的鉴定,但他坚称,林业厅的鉴定是认真负责的。

但林业厅一处长告诉记者,厅里对周的照片鉴定,都由内部人士和厅领导组成。并没有邀请所谓的痕迹,摄影,和动物权威专家进行鉴定。10月12日上午9时,林业厅召开新闻发布会,邀请了王庭正、刘诗峰、许涛清以动物学家的身份到场助阵。

鉴定结论:“照片本身不是合成的”

刘诗峰教授对记者介绍了他的“鉴定”过程,12日上午9时,省厅通知他们参加新闻发布会。省林业厅两位副厅长,镇坪县分管林业的副县长杨高也到会。

坐在刘教授旁边的是镇坪县副县长杨高,杨还专门带来了制作出来的相册。约40分钟,新闻发布会结束。与上次的专家论证会的区别是,这次林业厅没有为三位专家发红包。

12日中午,《华商报》报摄影记者带着笔记本电脑找到正在某酒楼吃饭的朋友——陕西摄影家协会主席胡武功、副主席石宝锈,请他们帮忙看一下照片。胡武功和石宝锈临时中断吃饭,就在该记者的手提电脑看了一下照片,得出了“照片本身非合成照片”的结论。

其中一位摄影家端着红酒杯看照片的样子被记者拍摄了下来,并发到了网上,胡武功和石宝锈立即成了被网友重点攻击的对象,吃了哑巴亏。

13日,华商报记者再次找到公安的朋友,帮忙鉴定照片,对方认为:“照片本身不是合成的。”

事后,胡武功先生介绍,他只鉴定照片本身不是合成的,这个结论至今也正确。他没有,也不可能去鉴定拍摄对象的真假。但在陕西林业厅信息中心主任关克的所有对外表述中,周正龙的照片就此通过了动物学家、摄影家、公安的三方“鉴定”。打上了“专家已鉴定”的标签。

鉴定专家:这谈不上鉴定

事后,陕西林业厅对外的表述中,刘诗峰教授三人就此成为参加了照片“鉴定”的动物学家。

刘教授说,他不清楚前方情况,也不是摄影和痕迹检验方面的专家。更没有到过拍摄现场,谈不上鉴定。

陕西林业厅某处长说,林业厅从来没有找过摄影专家和公安鉴定周正龙的照片,所谓的摄影专家和公安鉴定是西安《华商报》找人做的。过程非常草率。

老虎年画让老虎风波再次扩大。昨日,当记者第三四与刘诗峰教授交流时,刘教授说,等待结果吧,应该会有一个说法,至少给我们也要有一个说法。

新版《调查报告》:老虎是有的,照片中的老虎是真的

林业厅:我们只想保护不想骗钱

华南虎调查的直接指挥官、陕西省林业厅陕西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处长王万云说,我们不是造假骗钱。他反复强调,我现在不想谈华南虎,只谈生态保护。因为陕西有华南虎!

当问及陕西有虎的证据时,王处长称,林业厅不谈老虎的事,一切等国家林业局的最后结论。

他认为,陕西林业厅首先不想靠成立保护区骗国家的钱,因为成立保护区,前期的基本投入也就1000万,后期投入靠地方政府。对地方政府来说,一旦成立了保护区,开发利用都要受到制约,他认为,这是一个亏本的买卖。

7月6日的论证很“严密”

在他的办公室,几份《陕西省镇坪县华南虎调查情况汇报》的材料堆在墙边。

据该厅一位处长介绍,这份材料是11月9日赶出来,准备向10日抵达西安的国家林业局工作组汇报的材料。

在这份材料称,陕西镇坪华南虎调查结果经过了7月6日专家的“认真科学分析”和“严密甄别”。周正龙拍摄的照片经过了野生动物专家的鉴定和现场核实,因此,他们认定陕西镇坪有野生华南虎,周正龙的照片真实的,照片中的老虎也是真实的。

在汇报材料最后,陕西省林业厅对国家林业局提出了新的“建议”称:1、期望通过国家林业局专家的调查,得到国家林业局对陕西发现华南虎的认可和支持。2、陕西林业厅认为国家林业局根据国际惯例设置的100天调查期太短,希望不要设置硬性的调查时限,如需设置,应该至少经历春、夏、秋、冬的一个调查周期。3、建议吸收富有经验的老猎人参加。陕西林业厅认为,这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成都商报》供稿 记者 龙灿 孙鹏 陕西西安 镇平 报道)

相关资料:

1992年 镇坪设立“动管站”

1998年 专家根据传闻,建议“摸摸底”

2003年 镇坪成立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2004年 找到华南虎“足迹”

2005年 陕西林业厅计划展开专题调查

2005年年底 4名专家赴镇坪摸底

2006年6月-2007年2月 三次野外调查

2007年

7月4日 7名专家们收到华南虎调查队的调查报告

7月6日上午,仅2小时,在无实证情况下,通过了“权威”论证

10月12日 周正龙拍到71张虎照

11月16日 网友发现华南虎“原版年画”

<< 福彩中心为何引开记者 彩王未申报... / 中国品牌加盟店的惊天内幕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周岷江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